我很高兴

2020-08-12 19:58

“他被抓了,我很高兴。”冯桂兰说,儿子不是犯了点小错,而是杀了人,她觉得儿子不可以获得原谅。

老太太说,她有肺炎,心肌梗塞等多种疾病,这十来天在医院住院,身体才稍微有所好转。

在高玉伦越狱的前一天,老母亲就生病住院了。住院这十来天的时间里,她一直在担心着儿子,“他这十来天在外面吃不上饭,下雨更遭罪啊。” 如今儿子终于被抓了,老母亲也打算今天出院。

至此,3名逃犯李海伟、王大民、高玉伦已全部落网,延寿县的村民似乎松了一口气。而该案的相关审理也在进一步进行中。

“早点将他枪毙了,好了,我也省心了,大家都安心了。”这些天以来,冯桂兰从没有为儿子哭过。自从儿子杀人之后,她感觉在村里也抬不起头来。这一年多以来,她都没敢跟被害人家里说过话,在她的心里,儿子犯下的罪行,是在他生命中承受不起的重量。

昨天下午五点,当许多人正准备下班的时候,传来了一条震撼人心的消息——延寿看守所“9·2”杀警脱逃案件最后一名逃犯高玉伦被成功抓获!

今天下午,她将回到延河镇万宝村北安屯的老家,她曾经和儿子在那里生活了几十年。

巨蟹座的高玉伦,越狱后的逃亡路,成圆弧状迂迂回回。从黑山村、新胜村、兴隆村、唐家屯一直到他被抓获的西王家屯,他基本上是绕了一个圈子。最后的指向却是延河镇万宝村——他家的方向。由于侄女公公家的大义灭亲,最终被抓获的地点是因为要寻找食物的侄女住处。

老母亲穿起拖鞋,来到窗户旁边,把头贴在玻璃窗上,望着外面空荡荡的院子说:“现在都走了,前几天白天黑夜这里都停着警车呢。”

今天早上8点半,穿着白大褂护士走进病房,为她输上透明的液体。

法制晚报讯“终于被抓了,心里亮堂多了。”昨天下午,高玉伦73岁的老母亲冯桂兰,躺在延河医院的病房里说,这些天以来,她就没睡个踏实觉,心里总是对儿子充满担心。“下雨了他更遭罪。”他母亲说,儿子被抓之后,她很快就得到了消息,“他瘦的不成样子了……”从别人的手机里看到了儿子的照片后说。

事件发生后,历经244个小时的搜捕蹲守,今天上午,武警官兵从追逃前线撤离。

今天上午,《法制晚报》记者走访高玉伦住院的母亲、举报高玉伦的侄女家人、被害人李德玉的儿子,记录高玉伦被抓前后的24小时。

高母回忆说,她最后一次见高玉伦是在法庭上,“我看见了他,他也看到了我,但没说一句话。”